【授翻】尘埃落定

By Hermaline75

翻译 【我!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摘要

最后,和平共处片刻。

(诸神黄昏)

原作的话

好吧,以防万一你要无视警告,这是建立在诸神黄昏结束后,你知道,如果你还没有看过,请退一步!大剧透。

我是认真的!

我警告过你了..

很粗糙,但我超有feel。

 

 

索尔还不知道洛基怎么逃出阿斯加德的。他不想问。他或许也不想知道。那只会使他生气。他已经受够了愤怒,至少有一段时间了。

他看着镜子,他父亲的脸似乎和自己的重合了。他什么时候开始长得这么像他了?

这很适合你,洛基说。

他指的是眼罩还是王座?

如果你能称它为王座…

索尔叹了口气,踱着步子,感觉自己是整个船上唯一醒着的人。睡眠是不会来的,他知道即使尝试也很愚蠢。他为这么多事情感到心痛。

一个家,没有了。虽然阿斯加德是人民的想法是很好的,但他再也不能进入王座室,训练场,他自己的房间…他在不论多么遥远的地方都曾屡次梦中回去的地方。这让他很难决然转头。

他的朋友。斯塔格,霍根,范达尔,为阿斯加德献身。还有希芙…她在哪里?当她得知她辛勤服务的土地以不复存在时,当她尝试回来的时候,当她发现昔日的阿斯加德只剩几块岩石时,她会怎么办?

妙尔尼尔…即使现在,他也还会本能地伸手去抓她(her)。他召唤她,但没有得到回答。像意想不到的最后一步,像缺了一颗牙。内心中充满一种他无法定义的空虚感。

看见她在海拉的手中碎掉…那是值得的吗?她屠杀了人民。他也是如此。那么什么是值得的呢?值得又是什么意思呢?现在又是怎样?他从中得到了什么呢?

他的父亲说妙尔尼尔只是一个工具。一种帮助他控制力量的方法。但他还没有准备好离开她,他没有.....

索尔吸了吸气。

毕竟,他还是找到了一些东西,没有丢失,不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他的脚把他带到了洛基的门前,像它们很多次做过的那样,他的手在他还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敲了门。

门打开,发出微弱的沙沙声,沉闷的金属声和刮擦声与他们的老房子如此不同。

“怎么了?”

再见到活生生的洛基是很奇怪的一种体验.是的,他还在生气.也许是狂怒.但这仍然是洛基.还是他的弟弟。

还是他的…

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

他看着洛基眨着眼故意地靠在门框上。

“来干什么?”

他知道吗?

“谈谈?我们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机会作我们自己了。没有紧急情况或打架。我…我想念你。”

被拍了拍肩,出了一把虚汗,然后他才被允许进入。

洛基之前就发现自己有一个看起来不错的房间。一张单人床,还有他从冷藏室翻出来的酒。

“所以呢?你有什么要说的我还没猜到呢?你还有什么想怪我的吗?“

索尔接过了一杯酒,手里拿着有些凉。里面的深色液体闻起来又香又辛辣,还有淡淡的泥土味道。他猜不出是什么做的,但味道很好。

“那得看情况了,”他说,拼命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避开这种敌对的语气。“你是怎么赢得大师的青睐呢?他似乎对你很感兴趣。”

洛基笑了笑,走到窗户前。

“你在乎什么?”他问道。“我们没有安排吗?”

“我们有,”索尔承认。“我们可以和任何我们爱的人在一起(sleep自己感受哈)。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爱他,或者这是否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。”

他想,他是在开玩笑。期待着他哥哥的长篇故事,能让他们都笑。一个谎言,一个故事。不太可能的说法,甚至是一派胡言。但洛基只是漫不经心地凝视着虚空,宽松的衣服并不影响他的王者立场。

"爱是什么,索尔?”他问道。“出生几天就被丢弃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简的想法推论很清楚,索尔只是勉强抑制住了他的不幸。虽然是共同的决定,但他不习惯被拒绝。

“不管我有什么感受,弟弟,”他低声说。“它一直期待着回家,回到你身边。”

“你以为我死了。”

“那是谁的错?”

索尔加入他看着星云和螺旋星系。十万个世界,也许更多,都看得见。

“为什么她,呃...甩了你,是这个词吗?”洛基问。

在索尔的心仍然有一丝丝疼痛,但也许给洛基一个小小的胜利会让他们正常说话一次。

他那失去的那只眼睛使他不用看着他。

“我总是不在,”他说。“追逐宝石。无限宝石。我不是一个容易联系的人,她厌倦了我不停地打断她的计划。她不能等待着我有机会出现。她不喜欢其他人能够总是接近我。事实上,我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喜欢对方的概念而不是这个人。她爱我因为我证明了她的理论,我爱她是因为…嗯,因为她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好人。

她不知道我的缺点,也不知道我的过去…我是谁。她只是在我人生的低谷为我带来了喜欢 。但是,后来她知道了,并决定我们作为朋友更好。“

“洛基拍拍他的背表示安慰,尽管他不是来这里表示心痛的。

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作为人类来说”,”他说。“她最终一定会抓住你的。”

索尔回过头检查了一下是否有电击圆盘.他相信洛基仍然有它,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。

“是吗?”他问道,试图改变话题。“你和我们的主人?那里有故事吗?你的衣服的确很合身。情人的礼物?”

“我怀疑他是否有意爱我,”洛基说着走开了。“但是xing行为也可以成为一种有力的武器。如果有别的选择的话,我不想被活活吃掉,也不想被送进竞技场。我想他喜欢这种追逐。”

“你有没有...?你知道的。“

洛基坐在床上,不脱鞋子盘着腿。

“不像你,哥哥,我可不喜欢说出来。”

嗯......

“那是一次糟糕的经历?不会成为你的剧本吗?我不知道你还是艺术的守护神。“

“过去有很多东西我没有放进我的剧本里。其中有些可能被称为可怕。还有其他的,嗯..什么样的父亲愿意以这样的方式见到他的儿子?尽管我很喜欢听演员尽他最大的能力表现你的吼叫。“

这是一种熟悉的情形,使他心痛。洛基在戏弄他,索尔允许自己被戏弄,知道他想出的任何回应将立即被反击。练嘴,他们常说。

“我没有吼叫,”他抗议说。“我也许有一些情不自已的声音,但是…”

“你知道,我总是认为你叫我奶牛很有趣,尤其是你听起来像一头牛”

“你拥有一切的不朽,你的头盔,你的角”

洛基疑惑地看着他,然后又移开。

“不朽?当它刚刚崩溃,像其他的一切?藏书馆、店铺,都没有了。所有的历史和那些珍宝瞬间就消失了。”

索尔穿过地板坐在床边,靠在墙上。

“我们可以再把它写下来,”他含混地说。”其他领域可能有副本。也许瓦尔基里能帮助我们如果她想的话,记录她所看到的,她所参加的战役。无论我们在何处定居,我会给你建一个新雕像。更好的雕像。我们两共同的。

“我们会在这座宏伟的雕像里做什么?”洛基问。”重新拥抱兄弟情吗?你从来没有给过我拥抱,你知道吗?我以为那是你来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个拥抱吗?真的吗?好吧,好吧…

索尔把空杯子放在地板上,站了起来,张开双臂表示欢迎。

洛基看了看他,没有动,他挑起眉毛,显示出一丝诱惑。

尽管这一切,尽管多年的伤害和背叛,陷入洛基的怀里仍然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。抱与被抱。这张床不够大,但是这里面有洛基。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洛基的指尖碰到眼罩上时他退缩了。虽然深度和距离仍然给他带来麻烦,他几乎可以忘掉它。

“疼吗?”

“失去一只眼睛?嗯,很疼。”

“父亲常说他为了智慧放弃了眼睛。你觉得更聪明了吗?”

索尔动了动,不想过于依赖洛基的腿。

“我觉得宇宙里充满了我不知道的东西。”

洛基对他笑了笑。真诚的微笑,温暖而真实。他最后一次看到他那样微笑是什么时候?

“对我来说听上去挺明智的。”

他们之间的停顿感觉比外面的广阔空间还巨大。这条沉睡的船,虽然没有太阳或月亮,但仍在说这是夜晚。.

索尔先向上移动,抬起头,抱着有一半可能被推开到房间中间去的希望。但是,洛基想他躬下了身,他们的嘴唇相遇,先是不确定然后开始贪婪的。

就像过去的日子一样。当他们对过去一无所知,当未来似乎是事先写好的那样简单,明了。

在过去的几天里,他的身体仍然因太多的撞击而疼痛。与浩克,还有海拉和她的仆从的战斗。洛基可能也受了伤,所以他试图温柔地捧着他的脸,把手插入他的头发。

还是那么飘逸美丽。他还在习惯自己失去了的头发,别的什么都不在乎。

这是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战斗。洛基推挤他,像他期望的那样动作,看起来甚至不想脱掉衣服。他将腿缠上索尔的臀部,追逐摩擦向上,当索尔在他解开几个结抓住他时发出了不爽的声音。索尔不知道这里的洗衣设备是什么样子,或者甚至没有什么洗衣设施。

洛基急切的抓住他,窒息般的吻着,当裸露的皮肤终于擦在一起时,他嘴里喘着气。已经很久了..他从没想过他会再次感受到这种感觉。

也许他们都需要回忆快乐的时光。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容易。在责任之前,在他们被送上如此不同的道路之前。

上一次他们这么做的时候,他们是王子。现在他们都是国王了。但是,身体似乎对等级和时间的流逝漠不关心。它们的反应还是一样。温热的皮肤和突如其来的绝望,炎热,沉重的呼吸。

索尔凝视着洛基的脸,找到了那个他一直都熟知的弟弟。奇怪的是,他是唯一一个不变的人,这是多么奇怪啊。

他的第一次shejing持续了很久。索尔以前常常为自己能带来这样的效果感到非常骄傲。洛基会说,这是不同于其他人。他们互相认识,知道彼此喜欢什么。即使他们几年没在一起,感觉就像穿上最喜欢的靴子,柔软而完美。 

洛基满足的叹了口气,伸手抓住索尔的xingqi,长长的手指抚摸挑逗着,把他推到了一边。

很感谢他没有大喊出声。也许是轻微的咕哝声,但那就是全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洛基挥了挥手把自己清理干净,这是他以前从未用过的一种技能,他把另一只手从索尔的短头上抚过。

“你要把我留在那垃圾堆里,”他轻声说,微微的指责。

“哦,我知道你会想出办法的。你总是这样。另外,我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他忍不住的叹息。

“我想我可能要死了。我以为我们都是。所以我不能…我不能再看你死一次。第三次。”

洛基的手移动着,轻柔地,在他们年轻的时候,他用梳子梳索尔头发的方式。

“你知道,我不能保证这永远不会发生。”

“不,但你不能责怪我尽可能长时间地避免它。”

他的头随着洛基的呼吸起伏,紧贴在他的胸口获得几片刻的休息。

“不,”洛基说。”我想我做不到。”

 

 

译者:

      第一次自己一个人翻译,希望能喜欢。

     作者简直分段狂魔,呜呜。

    请让小心心淹没我,爱你萌!

评论
热度 ( 19 )

© Sakura | Powered by LOFTER